這是第二支雪茄了,

第一次抽的是Davidoff 2000年的紀念雪茄,
當時帶了一支人頭馬的VSOP跟師父喝,師傅拿了雪茄出來配。
 
據傳雪茄的尼古丁含量是紙菸的十倍,而且沒有濾嘴。
然後平常不抽菸一次抽十支的結果,就會變成尼古丁中毒。
中毒的感覺跟酒醉還挺像的,頭暈,噁心,嘔吐,多一樣會發熱盜汗。
 
不過在中毒前老實說是還不賴,雪茄的味道變化度挺高,
有時像喝espresso刺激,有時像喝卡布柔順,
有時候一點酸苦的雜味又像單品口底的餘味。
喜歡玩味道的或許喜好都差不多,或著菸酒茶,美食,咖啡,
大概就都是那些可以放嘴裡的玩意。
 
一晚無意間認識名酒集的老闆,聊著聊著老闆也很海派的請了一支。
這次或許沒配酒不容易上頭,但因為還要騎車,
所以隨意抽了幾口就封回去隔天抽。
 
隔天早上煮了一杯Mattari還不錯喝,就把封存的雪茄再打開來配。
過了幾年,一直以為或許能受的量會進步點,
結果還是抽不完一支,味道從好到不行,到精神飄飄然,
最後頭昏眼花開始中毒,於是悠閒的早上換成個不太high的結局。
直昏睡到下午去。
 
有些東西很好,但就是有不適合的人,這叫做無福消受。
逞強的結果,或許剛開始很樂,久了會累,過頭了會傷。
傷過之後...曾經最好的享受會變成最不想再碰的味道。
 
雪茄給自己上了實在的一課,狠狠的教訓著兩個月的荒唐。
然後明白那些強求自己承受不起的下場。
 
"我們不適合"好像聽到雪茄這麼說著。
 
也或許那只是一個中毒以後恍惚的夢吧?
 

    全站熱搜

    yama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